作者 | 洪七公

来源 | 镭射财经

数字经济时代,商业创新和竞争的逻辑不再是单一的产品和服务,而是场景和生态的竞争。在数字商业生态背后,实质上是以数据为核心生产要素的比拼。数据成为新商业的基础设施,自然也为大数据企业打开市场空间。

作为大数据基础设施的重要一环,商业数据服务市场以底层、客观的行业数据分析,为数字经济注入创新活力。目前,国内商业数据服务领域的参与者越来越多,它们通过自身的数据生产能力,帮助产业各方在数字化转型之际消除信息不对称、弥合数字鸿沟。

不过,「镭射财经」也观察到现阶段商业数据服务市场的竞争出现非理性的态势,数据侵权乱象频发,给新商业数据基础设施的搭建和运营带来隐患。9月26日,企查查官方就发布了一则关于天眼查窃取数据的公告,企查查表示天眼查窃取企查查平台的基础数据,天眼查平台上部分企业的地址栏甚至注明了“数据来源:企查查”。

从数据版权保护角度看,天眼查可能侵犯了企查查的合法权益,同时这种涉嫌侵权的行为也不利于大数据行业良性健康发展。据了解,企查查已收集相关证据材料进行了公证。企查查与天眼查的数据之争,凸显了国内大数据服务市场的自律机制不健全,参与主体恶性竞争风气蔓延。

数据窃取乱象不止

大数据公司在服务商业创新的同时,其数据挖掘和生产的内生机制也会成为同业不正当竞争的牟利手段。部分大数据企业之所以敢冒险盗取同业数据,主要在于技术的便利性和数据的可用度。

数据生产能力作为大数据企业的看家本领,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驱动下,变得更加高效且智能。近年来,网络爬虫技术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大数据公司通过爬虫技术形成跨平台的数据抓取能力,其中不乏一些数据企业利用技术手段盗取非授权的私人信息。

对于数据企业而言,尤其是商业信息查询供应商,多维度的海量数据是服务价值的根基,只有掌握了足够多的数据资源,数据服务才能更加全面、客观。因此,当部分企业意识到自身数据不完善,粒度不够细化时,就会出现违规抓取同业数据的乱象。复制同业数据,不仅效率高成本低,而且数据可用度极高。

从企查查与天眼查的数据纠纷历史便能看出,大数据服务市场的数据窃取乱象不止,在商业利益驱使下,一些企业突破法律边界抓取数据。针对企查查的控诉,有法律人士指出,“如果将竞品公司的数据,作为自己公司的商业目的,这构成不正当商业竞争,或者是违反知识产权保护。”

此前,商业诉讼案中就涉及较多非法爬虫案件,不少企业最终为窃取数据付出了代价。例如在2018年, “车来了” App 抓取其竞品 “酷米客” 的公交车数据,并展示在自己的产品上,法院判“车来了”运营主体构成不正当竞争,并判赔50万元。天眼查涉嫌抓取企查查的企业数据,实为游走在法律红线的边缘。

同质化竞争加剧

从商业信息查询市场现状来看,企查查、天眼查形成两强格局,分别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其他参与者陆续涌入,也未能打破行业格局。无论是巨头间的博弈,还是新成员的逆势突围,商业信息查询市场的同质化竞争较为严重。

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是各家服务商的数据维度基本雷同,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企业信息的标准化服务形式。同质化竞争不仅会让行业陷入内卷困局,而且会催生不正当竞争乱象。犹如2019年大数据风控市场的整顿,正是由于大数据服务商的底层数据和风控模型相似,一些机构非法抓取用户的个人信息并形成贩卖的产业链条。

回到商业信息查询领域,同质化竞争一时半会难以消解,但巨头间的博弈已发生微妙变化,服务战略出现分化。在营销层面,天眼查在品牌打造上联动了多个热门IP影视剧,如《猎毒人》、《延禧攻略》、《鬼吹灯之云南虫谷》等,营销趋年轻化,投入力度较大;企查查营销更加低调,品牌曝光基本还是以电梯、地铁广告为主,这或许与它注重大数据产品研发的价值取向相关。

服务演进方面,企查查与天眼查的差异化方向明显。企查查以移动端企业查询起家,积累了大量B端和C端的流量,目前正在逐步延展至SaaS生态战略,强化To B服务能力,为企业构建全生命周期管理系统。

此外,企查查还计划布局全球的商业数据库,近期已上线“香港特区信息查询”功能,打通内地与香港企业信息壁垒,逐步接入国际化。与企查查侧重数据驱动服务相比,天眼查更倾向平台化服务。2020年上半年,天眼查推出天眼企服,转向企业服务,包括开公司,注册商标等,趋于平台的角色。

从同质化到差异化,无论商业信息查询市场的竞争形势如何演变,本质上都是以数据创新产生服务价值。随着用户的信息可得性被满足之后,提供赋能企业经营的增值数据产品,成为商查服务商重点聚焦的方向。当然,在行业转型分流时,难免会有一些企业投机取巧,在数据生产时奉行拿来主义。

合规是数据服务底线

商业数字化转型迈向纵深,无论是战略决策,还是数字经营,都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撑。在各类数据服务中,商查大数据服务汇聚产业各方的大数据和数据研究报告,为投资人、企业经营者提供即时的行业分析,推演转型趋势,预测市场风险,进而辅助战略和经营决策。

商查产品走向多元化,对商业加速渗透的同时,市场空间也被打开。以企查查为例,企查查早在2017年就布局投融资数据领域,通过自建数据采集团队,把投融资事件结构化处理,建立了完备的数据库。另外,企查查将在今年四季度全面上线投融资2.0版本,逐渐形成一款快捷、高效的投融资数据检索与分析工具。

商查市场参与者众,赛道转型升级加快,但合规始终是数据服务的底线。有别于市场上的评级机构,商查服务聚焦于第三方数据的采集与整理,基础数据库和数据分析产品更加客观中立。基于数据价值的考量,商查服务商更应该立足数据技术研发,自觉维护行业良性发展,避免因不当竞争破坏数据生产循环的机制。

从企查查的声明中,可以看到企查查呼吁天眼查良性、体面的竞争,还业内清朗之气。知情人士透露,企查查与天眼查的战略方向正在差异化,天眼查转向企服,但不打算放弃商查领域的基础服务,因此可能通过低成本的数据抓取模式维持基础数据库的运营。这明显涉嫌窃取了企查查的知识产权成果,形成不正当竞争。

眼下,数据服务行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比较典型的有市场混淆、侵犯商业秘密、不正当有奖销售等。这些行为不仅直接损害了其他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且也扭曲和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恶化了营商环境。

大数据服务本是数据集约型行业,涉及大量数据采集、存储和应用,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市场主体恪守行业准则。把目光投在商业数据基础设施建设上,比痴迷于投机取巧,更能踩准大数据时代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