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财经出品 文|吴艳蕊 编|深海

科迪乳业财务造假调查已有了结果。近日,公司公告称收到证监会河南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告知书指出,科迪乳业2016年到2018年三年间虚增营收超8亿,虚增利润总额约3亿元。

此外,科迪乳业还隐瞒了为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和担保的情况。

基于前述事由,河南证监局拟对公司及相关人员罚款204万元,公司实控人之一张清海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待正式的处罚决定下发后,受损投资者可以发起维权。

值得一提的是,科迪乳业所属的科迪集团已资不抵债,已于2020年末被法院受理破产重整。

合计被罚204万 律师:符合条件投资者可维权

雷达财经注意到,早在2019年8月,科迪乳业就收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9月8日,科迪乳业收到河南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经查明,科迪乳业存在多项违法事实。首先年报存在虚假记载,2016年到2018年连续3年年报虚增收入和利润总额。具体来看,2016年到2018年分别虚增收入3.36亿元、2.10亿元、2.97亿元,分别占当年披露营收总额的41.74%、16.95%、23.11%;利润总额分别虚增11843.35万元、6864.13万元、11275.39万元,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134.54%、55.70%、85.35%。

在上述3年财报中,除虚增营收和利润外,科迪乳业还在有关临时信息披露义务中存在重大遗漏。2016年到2019年,科迪乳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程序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向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和担保,未按规定及时披露,造成重大遗漏。

具体来看,2016年至2019年期间,科迪乳业共向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134.41亿元,前三年资金全部当期转回。第四年仅转回了71%,余下19.05亿元未在2019年当期转回。

科迪乳业向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情况(单位:万元)

在担保资金方面,2017年科迪乳业提供8笔担保,合计金额38820万元;2018年科迪乳业提供1笔担保,金额2000万元;2019年提供2笔担保,合计金额4500万元。

河南证监局指出,相关违法事实,有相关公告、情况说明、记账凭证及附件、银行流水、现场执法记录、当事人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依据相关规定,河南证监局拟决定责令科迪乳业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公司实控人之一张清海给予警告,并处90万元罚款;对于其他相关责任人员7人,共计处罚54万元。

因张清海的违法行为恶劣,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依据相关规定,拟决定对其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对于上述处罚措施,科迪乳业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拟处罚金额在5万元及以上的当事人并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

“待正式处罚落地,投资者就可以参与维权了。可参与索赔的投资者为:在2017年4月8日至2019年8月1日期间买入科迪乳业且截至2019年8月1日未清仓。”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未清仓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将姓名、联系方式、索赔股票名称三项内容发送至邮箱:ldcjwqy@163.com参与维权,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将协助投资者准备诉讼材料。

科迪集团负债高企,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科迪乳业背后的科迪集团,目前已陷入困境。

1985年8月,张清海东拼西凑了900元钱,成立了科迪集团前身虞城县罐头厂。因罐头畅销华北市场,1987年张清海引进了机械化铁听罐头生产线。

就在产量大幅提升之时,市场却出现滞销,大量产品积压在库房、资金断裂,罐头厂濒临破产。面对资金短缺、债主上门,张清海在躲债的同时仍选择了坚持,最终罐头厂坚持到了最后,度过了难关。

1992年,张清海注册成立了河南省科迪食品集团;1993年8月引进第一条方便面生产线,实行分厂管理 。1994年12月扩建方便面厂,新建速冻食品厂;该年,科迪集团销售收入突破1亿元。

1995年9月,科迪集团率先在中央电视台投放汤圆广告。“科迪汤圆,团团圆圆”的广告词,让科迪品牌传遍大江南北。

到了1999年3月,张清海再次扩展了产品种类,科迪乳制品正式投产。不同于伊利、蒙牛等乳制品企业,科迪乳业诞生之初以重资产为主,统一建养殖小区。该模式导致科迪集团背负巨额债务。

2005年开始,长城资产介入科迪食品集团3亿元债务,并在2010年10月签订了《债权债务重组协议书》。

2011年5月,长城公司以其持有的科迪生物800万股股份置换为科迪乳业928万股股份。

截至2014年12月31日,科迪乳业及科迪生物与长城公司不存在任何债权债务关系;科迪集团已使用现金或债转股方式累计偿还长城公司15936万元债务(本金),累计偿还利息 1900万元,尚欠债务(本金)余额为14064万元,利息11309.49万元,本息合计25373.49 万元。此笔债务源于2005年,长城公司与科迪集团签订了《资产重组框架协议》。

2019年8月新京报文章《科迪集团陷危机:科迪乳业欠巨额奶款,科迪速冻欠薪停产》,透露出科迪集团债务问题愈发严重,文章更是引发了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关注函。

随后,科迪集团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科迪集团的案由统计前十中,民间借贷纠纷63件、金融借款合同纠纷45件、债券转让合同纠纷6件、证券交易合同纠纷6件、借款合同纠纷4件。

在科迪集团所有的220件法律诉讼中,身为原告上诉人涉案金额合计412万元、身为被告人涉案金额合计23.09亿元。科迪集团收到的限制消费令更是高达53条,在38件终本案件中,执行标的总金额25.37亿元、未履行总金额23.39亿元,未履行比例高达92.2%。

科技集团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涉案总数达7件,未履行比例100%;被执行人6次,被执行总金额4.17亿元。

​2020年12月,科迪乳业收到控股股东科迪集团转发的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债权人以科迪集团 “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仍具备重整价值”为由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债权人的申请并作出了《民事裁定书》。

而科迪乳业自身情况也难言乐观。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0.14亿元,流动资产合计9.73亿元,流动负债合计18.19亿元。

对于科迪乳业和科迪集团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