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有AI相机自动美颜;导航有AI地图提前规避拥堵路段;打车有人脸识别保障乘客安全;看新闻,能看到AI机器人撰写的稿件,AI合成主播播新闻;买东西付款时可以刷脸支付;睡前有智能音箱给孩子讲故事;看病有智能机器辅助医生诊断影像资料......

上个月的2021百度世界大会,也展示了眼花缭乱的AI产品:汽车机器人、无人驾驶出行平台、数字人、智能词典笔、智能耳机等AI产品,还有百度大脑7.0。没错,是升级到7.0版本的。

一面是无处不在、轻而易举便可获得的AI应用;一面是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算法、算力等等不易理解的词汇。

这是AI呈现给人们的两面性。这些千差万别的AI应用背后有没有共通的“造物主”?它们是如何从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变成触手可及的AI体验?百度大脑到底是啥?

有时候回到最初的原点,才能更能看清事物的本质。让我们先暂时忘掉前面提到的包围我们生活的各种AI场景,回到AI的起点。

1956年,一群科学家在美国达特矛斯学院开会,讨论“如何用机器模拟人的智能”,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概念(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学术上的说法是:人工智能是研究开发能够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类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技术科学,属于计算机学科的分支。

听起来有点费劲儿,回到概念的起点“用机器模拟人的智能”就好理解一些。即,人工智能是想让计算器代替人脑去思考、学习、处理一些问题。

那么,人的智能从何而来?它来自一个智慧的大脑以及贯穿于其中的无比复杂的神经网络。

人工智能就是要让计算机代替人的大脑干一些事情,就像人们发明汽车代替人的双脚,发明洗衣机代替人的双手一样。

接下来,前面那些纷繁复杂的AI应用就能找到共通的底层了。大脑的运动中枢、听觉中枢、视觉中枢、语言中枢等等,能让人能听见、看见、说话、学习思考......而人工智能则是让计算机能够听见(智能音箱)、看见(刷脸支付、智能诊断)、说话(AI主播)、学习思考(写稿机器人)......

再往下追究,这些AI应用都源自AI技术能力。AI的“听见”源于语音识别、机器翻译等,“看见”源于图像识别、视频识别等,“说话”源于语义理解、语音合成等,“学习思考”源于文本理解、知识理解等。

那么,这些AI技术能力如何产生?答案是来自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简称ML),它是实现人工智能的主要方法和重要分支。李开复在《人工智能》书里,讲了一个比较通俗的例子,小朋友从小被妈妈教育识字,田字上面出头儿是由,上下两面都出头儿是申......基于这些特征,小朋友的大脑会形成认知规律,下次再见到这些字的时候能够分辨出来。而机器学习就是模仿人脑学习的过程,当人们给计算机 “看” 了这些汉字和其特征后,基于决策树算法,计算机便能总结并记住规律,“认识” 汉字。

那么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简称DL)又是什么呢?它是实现机器学习的一种方法和重要分支。可以把深度学习理解成一个两头儿是若干出/入口,中间是多个管道和阀门组成的巨大的水管网络,这个管网络有许多层,每一层有许多个可以控制水流流向与流量的阀门。

当计算机看到 “田” 字图片,就将组成这张图片的所有数字(在计算机里,图片的每个颜色点都用 “0” 和 “1” 组成的数字来表示)变成信息水流,从入口进入水管网络。同时,预先在水管网络的每个出口都竖一块字牌,对应于我们想让计算机认识的汉字。等信息水流流过整个水管网络,就看竖着 “田” 字的出口流出来的水量是否最多。如果是,说明这个管道网络符合要求。如果不是,我们给计算机下达命令:调节水管网络里的每一个流量调节阀,让 “田” 字出口 “流出” 的数字水流最多。

这个管道网络就是模拟人的神经网络,据说人的大脑有1000亿个相互连接、多个层次的神经元组成的网络。深度学习是一种机器学习技术,也是一种试图模仿大脑的神经元之间传递、处理信息的模式。

通过以上的例子,可以简单将几个重要概念串起来,大致是这样一个脉络:人脑——人工智能应用——AI技术能力——机器学习——深度学习。那么什么是算法、算力,又跟AI有什么关系?数据、算法、算力被称为AI三要素。如果AI是一件衬衫,那么,数据就是布匹,提供的是原材料;算法是服装设计师,决定这些布料成为什么样的衬衫;算力就是生产流水线,决定衬衫的生产速度。

理解了这些基本概念,我们就更容易理解AI,也更能理解百度。近几年,百度在AI领域不遗余力,引进吴恩达、陆奇等国际大拿,百度大脑、Apollo、AI芯片层出不穷,成为国内乃至国际AI领域的一面旗帜。

对普通人来说,知道AI很重要,也知道百度AI很热闹,但有点看不懂。百度大脑作为百度AI的集大成者和技术底座,理解了它,也就理解了百度AI。

2011年,Google X 实验室发起新项目Google Brain(谷歌大脑),这是谷歌大规模投入人工智能的起点。2013年,百度大脑开始亮相。2016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正式发布了百度大脑。从“大脑”这个命名就能看出对人工智能的企图。他在演讲中说,“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幕是什么?是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对于百度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就是百度大脑。”

在前不久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CTO王海峰说,“数字人,以及大会上展现的AI应用背后,都是百度大脑7. 0 的技术在发挥作用。百度大脑是百度人工智能多年技术积累和产业实践的集大成。”

从2016年至2021年,百度大脑快速进化,也是百度AI快速发展的缩影。

l 2016年,百度大脑1.0完成了基础能力搭建和新技术的初步开放,对外开放20多种能力。

l 2017年,百度大脑2.0形成完整体系,对外开放60多种能力。

l 2018年7月,百度大脑3.0 对外开放110多项能力,百度大脑每天的调用次数超过 4090 亿次。同期,百度发布首款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芯1代,是当时国内计算能力最高的芯片之一。

l 2019年7月,百度大脑升至5.0,对外开放210多项AI核心能力,形成了五大核心架构,包括基础层、感知层、认知层、平台层和AI安全。百度大脑发布针对远场景语音交互的鸿鹄芯片,为车载语音交互、智能家居等带来更大想象力。

l 2020年7月,百度大脑6.0对外开放273项AI能力,日均调用量超过1万亿次。百度飞桨和百度昆仑让中国在AI操作系统和AI芯片两大AI核心底层技术上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

l 2021年8月,百度大脑迎来7.0,对外开放335项AI能力, 以“融合创新”和“降低门槛”为显著特点。同时,百度自研AI芯片——昆仑芯2正式量产。

百度大脑的每一次升级都会强调对外开放能力。所谓能力,是百度基于机器学习形成的AI能力,比如图像识别领域下的植物识别、动物识别、菜品识别、红酒识别等等。所谓对外开放,就是其他企业可以直接使用百度的这些AI能力,而不需自己通过数据、算力、算法重新来一遍,省时省力并以较低成本获得AI红利。

跟人脑“用进废退”一样,百度大脑也是越用越聪明。不断增长的日调取数量,将百度大脑训练的愈发聪明,进而形成更多AI能力,构建一个良性循环。

更重要的是,百度大脑在过去几年中,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开放的AI生态。有支持AI高运算量的自研硬件——昆仑2代、鸿鹄芯片,它们是百度AI技术提升的“算力引擎”;有语音、图像、语言与知识等领域的核心AI能力;有人工智能时代操作系统飞浆平台,吸引超过360万开发者使用,开发了40万个AI模型。同时,百度大脑还驱动着百度Apollo、DuerOS、百度智能云等面向产业端的AI应用平台,让百度AI在千行百业落地生根。

这里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飞浆平台。说它是操作系统,是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像不懂编程也可以使用电脑一样,不懂机器学习也能使用AI产品、工具。它如同一个AI工具的商店,不论是开发者还是AI小白用户都可以进来选工具,轻松获得AI技术与能力,使用者不需要学习人工智能理论,不需要从头编写人工智能的算法代码,即可高效进行技术和应用创新。这也是百度大脑7.0降低门槛的关键所在。

百度AI的所有应用都能上溯至百度大脑找到技术依据,百度大脑如同人脑一样,是智慧源泉;百度Apollo平台、百度智慧云应用平台等就如同手、脚,帮助百度AI落地;而小度智能音箱、智能耳机、各产业AI解决方案等具体AI产品就是“大脑”在各种场景下做出的针对性动作,以解决实际问题。

曾经有几年,百度为移动互联网而焦虑。于是,为了抢一张船票,百度重金买下91助手。可到头来,人们发现,最终还是AI,帮助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站稳了脚跟。

百度地图升级为AI地图,百度App的千人千面信息流推送、语音搜索、拍图视物、智能小程序等等AI应用,而非91入手带来的移动入口,带来百度产品的迭代升级,让百度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迎头赶上。

犹如“研制一代,装备一代”,百度在追赶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也在下一幕的人工智能领域突飞猛进。只不过,AI如同冰川,人们只看到纷繁复杂,甚至有点支离破碎的AI应用,却不容易注意水面之下,百度AI已成庞然大物。在壹DU财经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感觉,用搜索引擎、竞价广告这样的字眼形容百度太过片面,AI才是最恰当的词汇。

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百度正迎来新曙光。AI正推动百度进入收获期,在高景气的无人驾驶赛道,海通证券认为“百度Apollo或将成为自动驾驶赛道中少数可以进入最后阶段的玩家。”L5级别的“汽车机器人”和无人车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已经落地,克班资本在研报中表示,预计到2030年百度Apollo的总收入将超过17亿美元。

AI+云服务的百度智能云,助力其拿下各行各业客户,今年二季度,百度智能云营收同比增长71%,高于同期阿里云的29.1%、腾讯云的52%。中信证券预计百度智能云2021 年收入将超过 140 亿元,成为其中期增长最快的业务。

百度还成立昆仑芯片公司。今年3月完成独立融资,估值约130亿人民币。

一系列AI领域实质性进展,增强了资本市场对于百度的投资信心。今年二季度以来,共有43家投研机构发布了对百度的研究报告,其中34家给出了“买入”评价。

AI对百度来说,是其回归科技公司属性,回归第一梯队的开始,只不过不是回归互联网第一梯队,而是开辟新的AI第一梯队。

华为任正非曾说:"5G 就是小儿科,人工智能才是大产业。"由百度大脑领航的百度AI值得期待。

参考资料:
《智能的源泉,大脑从何而来?》搜狐网,谢平
《人工智能的历史、现状和未来》求是网,谭铁牛
《李开复的书告诉你,如何给非专业人士讲解什么是深度学习》雷锋网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