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方言中,“大饼”和“活命”都是一个词。

正解局原创

最近,据埃及最大报纸《金字塔报》报道,0.05埃及镑(约合0.02元人民币)一个的埃及大饼,要涨价了。

金字塔报网页版新闻报道

要知道,30多年来,埃及大饼一直保持着这个低廉的价格,养活了1亿人。

那么,这次为什么要涨价了?

在埃及,大饼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众所周知,埃及是中东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非洲第三大人口大国,目前埃及的实际人口数量早就已经过亿,仅次于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

毫无节制的人口增长,在资源发达的国家或许不算事,但对于埃及来说,却是沉重的负担。

要想养活大量的人口,当然要有足够的粮食。

要想自己种出足够的粮食,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不可或缺:一是土地,二是水源。

埃及整体地势并不算高,基本上都以平原为主,然而,埃及的平原大多数都位于沙漠地带,并不太适合人类居住。

纵然埃及的国土有100.1万平方公里,但只是看着很大,其实可耕地面积并不多,只有约3.17万平方公里,且多集中在尼罗河流域。

埃及国土除了尼罗河三角洲和尼罗河两岸地区以外,其他全都是沙漠

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尼罗河下游完全在埃及境内流淌,这让埃及的缺水情况,比其他阿拉伯国家好很多。

尼罗河下游位于埃及境内

埃及总统塞西曾在联合国说:

尼罗河对埃及来说是生命问题、生存问题。

但是,尼罗河的上游,却不在埃及,而在埃塞俄比亚。

在《非洲穷国要建比三峡还大的水坝,可能引爆一场战争》一文中,我曾介绍围绕尼罗河的水资源之争。

埃塞俄比亚新建的大坝,直接影响埃及使用水的情况。

在埃及,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话:

埃塞俄比亚是一家自来水公司,掌握着埃及人的水资源。一旦埃塞俄比亚公司关上阀门,埃及人就别想喝水。

综合来看,耕地面积不大,水源随时可能断流,还要养活一亿多人口,埃及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粮食产量跟不上,那只能依靠进口了。

进口的粮食,并不便宜。

埃及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才三千多美元,差不多有4000万埃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2020年,埃及的失业率高达9.6%,而年轻人的失业率更夸张,据说达到20%,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数字。

为了让埃及的老百姓可以不用为生计发愁,埃及从1984年开始推出廉价大饼。

这便是埃及大饼。

埃及大饼,有两个基本的特点:

一是便宜。

按人民币计算,2分钱就能买一个,一根香烟就可以买20个埃及大饼。

刚出炉的埃及大饼

看这个头,便宜又实惠,对于粮食基本上全靠进口的埃及来说,价格真的相当便宜。

二是专卖。

埃及大饼,不是想买就能买。

这种两分钱的特供饼,只有持饭票,到专门的地方才可以买到。

此外,埃及大饼也分好坏。

口感一般的黑饼,2分钱一个;用上好面粉做成的白饼,价格则要提高几倍,甚至是十几倍。

简单说来,埃及大饼是埃及政府面向国民特供的食品,目的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填饱肚子。

37年来,埃及大饼一直保持着2分钱一个的价格。

30多年不涨价,不是埃及没有通货膨胀,而是埃及政府在花钱补贴。

从生产再到销售,只有政府补贴,才既能保证商家不亏本,又让老百姓填饱肚子。

据埃及总统塞西透露,每个大饼的实际成本在0.60-0.65埃及镑(约合0.25-0.27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每卖出一张埃及大饼,政府就要补贴超过0.2元人民币。

市场上正在售卖的埃及大饼

由于埃及人口基数太大,穷人多,埃及大饼的销量高。

综合算下来,埃及政府每年用于大饼的补贴,已经占到全国收入的约15%,有些年份甚至达到25%。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一直以来,虽然相比于其他非洲国家,埃及有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但埃及的制造业大多是轻工业,国际竞争力不强。

埃及外汇的主要来源靠石油天然气出口、旅游业、侨汇和苏伊士运河的过路费。

其中,最大的一笔外汇收入就靠苏伊士运河的过路费,2018-2019财年收入高达59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看起来不少,但花钱的地方也多。

除了粮食外,埃及还要进口不少工业产品。这让埃及的外汇储备捉襟见肘,不得不借钱买粮。

更让人遗憾的是,国家如此大力度地确保国民吃饱饭,有些人却根本不知道珍惜。

因为埃及大饼实在是太便宜,有的人吃不了就随意扔掉,有的人甚至还用来喂牲口。

价格太低,无形中也造成了浪费。

埃及前供应部长哈纳菲在任时,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他曾多次警告说,埃及大饼现行的财政补贴制度造成了巨大浪费,必须加以改革。

当然,埃及大饼涨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埃及财政真的吃紧了。

之前我曾写文章提到过,埃及花3000亿迁都,这笔巨额的花销,势必会影响埃及的财政补贴。

事实上,埃及大饼要想涨价,并不太容易。

2017年,埃及供应部曾经宣布要削减补贴贫困人口大饼的数量。

没想到,此举引发了大量老百姓的抗议,甚至示威游行。

在游行中,示威者喊道“我们的大饼被偷走了”、“我们要的只是大饼(活命)”。

在埃及方言中,“大饼”和“活命”都是一个词。

为了维持秩序,埃及安全部队不得不出动,而最终,政府也没敢削减埃及大饼的数量,埃及才得以恢复往日的安宁。

埃及人为了大饼示威游行的报道

早在2008年,时任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执政时期,埃及就发生过骚乱,主要原因就是小麦价格攀升,造成国内食品供应短缺。

由此可见,埃及大饼如果涨价,可能会引发一场动荡。

所以说,要不要涨价,涨多少,埃及政府要想清楚。

埃及大饼,本质上是一个粮食安全问题。

粮食安全,简单地说,就是吃饱饭。

就埃及的情况看,埃及一是要扩大粮食的供给,自己种不出更多的粮食,就要想方设法进口粮食,特别是稳定的进口来源;二是要适当地控制人口,人口的无限制增长超出了本国资源的承载能力,将是沉重的负担,或将成为动荡的源头。

2分钱一个的饼,关系着1亿人的生计,再次警示我们粮食安全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