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速、提质,成了今天地产市场的主基调,未来还想依靠规模取胜的地产企业将会举步维艰,甚至难以生存。

经过这几年的常态化发展,大部分房企对于放松调控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尤其是头部房企,他们已经开始掉头,将重心从房产开发转向物业管理。

对于地产企业来说,黄金时代已经结束,白银时代似乎也正在走向尾声。

尾声,并不意味着新的开始,而是监管力度又加强了几分。

7月26日,市场消息称,一些重点房企已经被监管部门要求,买地金额不应超过年度销售额的40%。不仅如此,拿地不仅包括公开市场拿地,还包括以并购方式获得的土地。

重压之下,大型的地产公司提质提量,小型的地产公司有序退出。以往高调的宣传开始隐匿,“一铺旺三代”的标语成为历史。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当房子剥离金融属性之后,剩下的居住功能也会被重塑,那么质量不高的房子,最终也会成为市场的“弃儿”。

蓝绿双城科技集团创始人曹舟南曾经说过:“没有一家开发商敢跳出来说,我的房子是不漏水的。这个行业发展了三十多年,质量问题比比皆是,为什么还要给你获取所谓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

绿城董事长李军也曾说过:“这两年房子质量最差,我一直劝同事不要买房,这两年质量维权会井喷涌现。”

他们的话音还未落下,2019年8月的龙湖地产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一名龙湖地产的股东就站起来哽咽地向吴亚军提问:您知不知道龙湖在长沙已经成了维权的代名词了?

其后两年,地产的“冬天”淹没了质量问题的声音,一线房企中除了融创还在提速,碧桂园、恒大等都已经放缓了高周转的步伐。开始新的探索与转型。

被迫跳出“舒适区”是痛苦的,同为第一阵营的龙湖,也在行业的裹挟下放缓了步伐。根据其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龙湖集团销售额为2706.1亿元,同比增长11.6%;营收为1845.5亿元,同比增长22.2%;净利润为186.9亿元,同比增长20.2%。

这份看起来还不错的数据下,降速已成为了不争的事实。

对比2018年、2019年,2020年三年的数据,龙湖集团的销售额增速从2018年的28.5%下降到了11.6%;毛利从2018年的34.1%下降到了2020年的29.8%。

根据克而瑞发布的2021年1月至5月房地产企业销售TOP100排名显示,龙湖集团已经掉出了前十,以1118.3亿元的销售额,排名第十二位。

或许这是吴亚军的本意,或许这是做一家百年老店的必经之路。

2018年,吴亚军“回归”之后,她曾调低过龙湖的销售规模,也改变过公司发展的策略,“回归”和“重塑”是她给龙湖的答案。

这两年,龙湖集团的质量问题少了,排名也降了。

2020年的年会上,吴亚军曾严肃地说过:“我完全不关心规模排名,我不想花钱去买排名。”

不关心不代表不会焦虑,排名则是反馈地产行业现状的重要参考标准之一。

实际上当贝壳上市,超越万科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地产公司开始,房地产行业的逻辑就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

从地产延伸到地产的增值服务,从二手房到装修,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似乎也开始预感到了地产未来发展的新方向。

1月26日,龙湖宣布,在原有的地产、商业、冠寓、智慧服务四个航道业务上,新增两个新业务航道:房屋租售、房屋装修。不仅如此,龙湖早已通过自主经营加平台整合的方式切入到了二手房买卖、长短租公寓以及保洁搬家等服务领域。

7月6日,贝壳找房宣布与圣都家装达成协议,贝壳将收购圣都家装100%的股份,作价不超过80亿元。而龙湖也早已切入到了家装赛道。

地产的黄金时代过去了,白银时代也会很快过去,或许地产未来也不会再有什么时代。但对于行业来说,虽然增速不在,但改善需求的市场依然庞大,告别规模为王的地产时代,迎来质量为王的时代,牢牢抓住质量的底线,或许龙湖真的能做一家百年的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