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被称为“车企创始人骂街第一人”的李想再添“新战绩”

“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水银,脑子里装满了水银!”

7月5日,理想汽车App车友反映自己在理想ONE座椅中发现水银后,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微博中回应道。不过这条充满“怒气”的微博随后被李想删除。

目前,举报车内发现液态水银的车主已报警,而理想汽车方面则表示,“在汽车的零部件、生产、制造等所有环节,对于汞(水银)的使用和采购量为零。如果在车上发现汞的存在,一定是外部行为造成的。”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这并非李想首次公开发表“火爆言论”。早在8年前作为汽车之家创始人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时,李想就曾在现场直言队友“脑子进水了”;而在新能源汽车扶摇直上的2020年,李想不仅怒喷陆正耀“诈骗犯”,还在理想汽车用户日上直接对同行开骂:“一帮搞臭技术的,天天冲我们BB。”

被誉为“车企创始人骂街第一人”的背面,则是李想对理想汽车爆棚的信心。2021年2月公司发布年报时,李想宣称要在2025年的新能源车市场中抢占20%的市场份额,前不久理想汽车公布6月交付量时,李想又豪言争取拿下全球市场所有插电式车型销量第一。

“飘了,飘了。”有网友表示。

理想汽车被举报车内出现水银

“4月份提车!!理想汽车座椅里面往外渗水银!!”7月4日,一位理想ONE车主在理想汽车官方App中发布的视频引发了行业的广泛关注。

根据该车主发布的视频,其在按动座椅时,确实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液态银色珠子。而当他将座椅拆除后,座椅的钢铁支架、板材、座椅皮座间等地方,也有类似的银色珠子存在。

对此,李想称,“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水银,脑子里装满了水银!”不过,李想随后删除了该则微博。

“连用水银(汞)投毒的栽赃视频都能拍摄出来,还大规模传播出来,实在厉害!谁在操作?”虽然删除了此前的言论,但李想还是间接地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随后,李想还进一步转发了游族创始人林奇被投毒的新闻视频,并表示汞不是随便可以买到的,出现这么大量的汞很可能是一种投毒的行为。

对此,理想汽车官方微博发文称,公司高度重视并已第一时间展开全面调查。“理想ONE在产品设计、原材料选择、生产制造、运输以及交付环节均未使用到汞(俗称水银),并且符合《汽车禁用物质要求》(GB/T 30512-2014)及欧盟ELV等有害物质相关要求,请各位用户放心使用。”

此外,理想汽车还称,“汞的特性易挥发,用户还能看到液态的汞必然是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产生的遗留;汞具备剧毒特性,存在外部投毒的犯罪嫌疑,建议车主报案处理。”

有关出现水银的原因,网友们众说纷纭。知乎“拆车实验室”主创团队的成员@三青认为,金属汞的这种独特物理性状使其易挥发,在0℃空气环境中,任由汞蒸发,浓度可以达到2.18毫克/每立方米。温度越高,挥发越快。车主4月份提车,即便当时有水银,也早挥发完了。

“建议官方直接检测车内全部内饰板。汞蒸气的吸附性很好,易被墙壁和衣物等吸附。测内饰吸附更科学,看看4月的车到现在吸附量是否合理。”@三青对雷达财经表示,“这事闹得大,也有老板粗口推波助澜的原因。”

汽车分析师张翔则指出,凭经验来讲应该是个偶然性的事件。“汽车市场上百年的发展历史,从来没听说水银泄漏的事儿,汽车生产过程也没有用到水银,不排除在运输过程中或者某个环节水银漏进去,但总体来讲是偶然事件的概率大。”

“严肃的事件上,不建议表态说绝不可能之类。”对于此事,知名汽车博主封士明表示,还是应该让子弹飞一会儿,坐等警方通报。

“上海一位车主将车送服务中心做钣金,取车时发现里程多了20公里,车后座门板内有一管尿素软膏,而且后座还有一滩不明白色液体。对比送车前照片后,他还发现前排座椅的滑轨多出几道明显划痕,于是怀疑座椅被换了。”封士明举出了自己曾亲身经历过的维权案例,证明匪夷所思的事存在真实发生的可能性。最后店方在车主照片与实物对比之下,承认有错,但甩锅给了接待员,让其以个人名义赔付车主。

封士明还提到,李想“一点就着,一急就骂,一点不有趣,还相当危险。吃瓜群众先别站队,不排除真有竞品黑他的可能。”

李想“狂言”引质疑

“水银事件”曝出前,理想汽车刚刚公布了公司在6月的销售数据。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理想汽车交付7713辆,同比增长320.6%,第二季度累计交付17575辆,同比增长166.1%。

虽然数据亮眼,但同期,理想汽车竞争对手们的业绩也均再创新高。6月,蔚来的新车交付量达8083辆,小鹏的交付量也有6565辆,同比增长617%。除此之外,造车新势力第二阵营的哪吒汽车、零跑汽车销量同比增长的幅度也分别达536%、893%。而在造车新势力2021年上半年的总交付量上,理想汽车则屈居蔚来、小鹏身后,以30154辆位列第三。

尽管业绩并非最出色,但理想汽车却从不缺少话题,仅以近半年的情况来看,理想汽车不断卷入舆论漩涡,可谓新势力“话题之王”,而这离不开李想“狂人”似的表达方式。

在放出6月的交付数据后,李想就表示,接下来的第三季度,“我们有信心把中国市场的中大型SUV和30万以上自主豪华品牌车型销量的屋顶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也争取拿下全球市场所有插电式车型销量第一的位置。”

李想放出的豪言并非没有事实依据,2020年12月时公司已经成为了全球插电混动车型的冠军,但时至今日,市场的形式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2021年1月,比亚迪正式发布DM-i超级混动技术,并推出了秦PLUS DM-i、宋PLUS DM-i、唐DM-i三款超级混动车型。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1-5月,比亚迪插混车型销量达36671辆,占市场总销量的25.8%。

6月,比亚迪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月销首次破两万,甚至首超纯电动乘用车的月销,达20100辆,同比暴增536.68%,而这主要即源于DM-i车型的贡献。据媒体报道,这三款DM-i车型的积压订单已超过12万辆,排产已经排到第四季度,甚至出现了“提车难”的状况。

而在比亚迪后来居上的同时,理想汽车想要突破“30万以上自主豪华品牌车型”的屋顶,其面前也至少还有一个蔚来需要超越。

这不是李想今年所夸下的最大海口,早在2月理想汽车发布2020年财报时,公司发给员工们的一封公开信就曾流出,其中提到理想汽车要在2025年占中国智能电动车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2030年成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按照李想的预测,2025年中国将会销售超800万辆智能电动车,这意味着理想汽车彼时的销售目标为160万辆。

数据显示,历史上还没有一家车企能在中国达到20%的市占率,2020年中国乘用车零售市场中,上汽大众与一汽大众合计的市占率也才17.6%,而本土的自主品牌龙头吉利汽车的市占率为6.2%。以此观之,李想在实现中国第一的目标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值得一提的是,李想在4月时还曾表示,“我们自研的自动驾驶系统(标配508Tops算力和激光雷达)明年完全可以和华为、特斯拉正面较量。”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理想汽车在技术方面,甚至在“蔚小理”中都处于落后地位。

2020年,蔚来推出了自动驾驶L2.5,可以实现轻度的辅助驾驶;2021年2月,小鹏推出搭载激光雷达的智能驾驶L3车型——小鹏P5,预计第四季度开始交付;但直至2021年5月,理想在发布会上才宣布了理想ONE的语音助手和L2辅助驾驶技术,几乎落后了同行们整整一年。而在“新势力”们背后,奥迪A8已经推出了和特斯拉同样的自动驾驶L3级别。

同花顺iFind显示,2018-2020年,蔚来、理想、小鹏累计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9.14亿元、30.63亿元、48.47亿元。压力之下,理想开始在研究领域加大投入资金,5月时,李想称年内会将研发投入翻倍至30亿元。

放弃高考,打造上市公司后离开欲“再造一个丰田”

“还是做一个完整的自我介绍吧,因为这个还是挺精彩的。我创办了两家上市公司,一家市值700亿,另一家市值2000亿。”这是李想在《奇葩说》中接过李诞话茬说的第一句话。

李想的创业之路确实充满了传奇色彩。

李想出生于1981年,高一时,他有了人生中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凭借此前对计算机热忱的研究,李想开始用给计算机专业报刊写稿赚的稿费,来交自己每个月上网的网费。

高二那年,李想自建了名为“显卡之家”的网站,很快引来了巨大的流量。“高三是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时候,赚钱非常容易。网站上的广告展示一个月有1万多块钱收入。加上稿费我一个月差不多有接近2万的收入,比我爸我妈加起来多10倍。”

李想在回忆起自己那段经历时曾称,做网站之所以比其它网站的访问量高,是因为自己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始更新,6点到6点半就更新完了。

初次创业就收获了不小的成功,李想也就没有参加高考,而是直接步入了社会。

2000年,显卡之家转换为了“泡泡网”。但随着网站的发展,李想发现,“活着还是很容易的,想要成第一基本上没机会了。”于是,李想与合伙人萌生了选择新领域的念头。

“做新领域的第一重要的因素不是喜欢,我可以不喜欢,但是必须在这个领域能做到第一,因为常年做老三是个非常痛苦的事,什么都改变不了。”李想曾在自述中提到。

秉持这个原则,李想挑中了汽车行业。“我当年就说这是一帮垃圾,所有的人天天在发厂商的新闻稿,不做任何东西,懒到没法再懒的地步。IT网站有竞争,汽车网站没有。”

在这个背景之下,汽车之家应运而生。仅耗时不到一年,汽车之家就在没用推广费的情况下,进入了上百个汽车网站的访问量前五。

此后,李想沿用了上学时期的老套路:其他汽车网站周末不更新,汽车之家就在周六、日更新;网站内容无新意,汽车之家就每天下午额外更新一批内容,晚上再加更一批内容;其他汽车网站参加完厂商试驾会一周后才发文章,汽车之家就在试驾会结束当天更新。

2013年,汽车之家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5年,李想从汽车之家出走,成立新公司“车和家”,并在完成D轮融资后再度成功上市,也即现在的“理想汽车”。截至2021年7月5日收盘,两家公司市值分别为近80亿美元、296亿美元。

当谈及为何多年前要从一个美股上市公司离开时,李想曾表示,“我可能在有生之年再造一个丰田,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刺激的?”

李想式言论背后:理想遇阻

事实上,李想在连续创业的过程中,与此次“水银事件”相似的火爆言论屡见不鲜。

2016年,有汽车自媒体质疑理想汽车的换电模式是反人类的设计。“如果这个电动车能上市,我直播吃自己的不可描述部位。”对此李想直接回怼:“太监也跑出来碰瓷了?”

2019年,针对彼时国内电动车虚假宣传的乱象,李想称,“真有点大跃进的感觉。各位汽车行业的前辈和大哥们,特斯拉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咱们就别再搞这些丢人的宣传手段自嗨了。”

李想还表示,媒体也别再配合60等速共嗨了,这样最基本的专业能力和辨识能力都不具备,以后就真没饭碗了,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2020年,由于部分研发人员对增程式电动车技术路线并不认同,李想在理想汽车用户日上直接开骂:“TMD,一帮搞臭技术的,天天冲我们XX,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请问,他们TMD搞出来屁技术了?让一群毫无用户思维,完全不关心用户的这帮人,天天的研究技术路线,TM什么技术路线啊?胡说八道!”

回怼的确可以挫败质疑者的锐气,但理想汽车背后的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自诞生之初起,理想汽车就因增程式技术路线受到了不少冷嘲热讽。这种技术的好处在于,没有里程焦虑,电池没电时通过加油发电也可以继续上路。但增程式混动也让理想ONE的马力不敌蔚来、小鹏、特斯拉,并且增程式电动车的省油比例也和市面上的油电混动相差无几。

张翔指出,增程式是个临时过渡的技术,上海市已经出台法规,2023年1月起将停止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发放免费牌照,增程电动汽车也包括在内。所以未来的理想肯定会向纯电靠拢。

“美国政府已经不再为增程式技术这类型的车发放补贴了,相关的车也已经停产了,预计中国的增程式也不会占据市场主流。”

此外,理想汽车三年仅出一款理想ONE的思路,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大相径庭。或许是不甘心老款车型一直卖下去,5月底理想突然给出了理想ONE的升级版。价格仅提高1万,其他方面全面升级。

但这也让许多在发布新款前刚刚成为理想车主的消费者难以接受,并因此涌现出了诸多理想“维权群”。大量的投诉和指摘,让李想在回复网友时感慨,“天天看微博,我也觉得公司快倒闭了。必须打开后台去看看订单和交付量,才能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面对种种焦虑,“狂人”李想在回怼之余,能交出怎样的答卷?或许这才是投资者和消费者最关心的话题。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