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单位:中国企业家千亿俱乐部、南方企业家俱乐部
广州西 高尔夫湖山大城

第1经济 | 观察:我们真的会老无所依吗?

据全国老龄办数据,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2.48亿,老龄化水平为17%老龄化社会已经加速到来近日,清华大学发布了《中国老龄社会与养老保障发展指数报告》报告显示:养老保险基金已经出现当期的资金缺口,并动用累计结余来确保发放,养老保险已经进入三级风险区。而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累计记账额(即“空账”)达到47144亿元,而当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额只有35345亿。

这样看来,当前在我国养老保险体系三大支柱中,社会养老保险“有账缺钱”,企业年金“有名无实”,商业养老保险“有心无力”于是,不少媒体针对隐患重重的养老问题甚至发出养老金会不会崩盘的疑问?第一经济观察员不禁想问,难道我们真的会老无所依吗?我们又将如何推动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呢?

首先,我们先看看养老金的问题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第一,从人口结构看,2050年前后,人口总量达到峰值,而老龄化的加剧伴随着这一递增过程。我国从2003年前后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且这一趋势始终在加强(预计2035年是第一个高峰:超老龄社会)。考虑到一切外部因素,如经济发展带来的生存环境、医疗条件的改善,城镇化推进(根据最近的统计报告,城市人口已经首度超过农村人口);以及一些内部因素,如生存成本的提高(如物价、教育成本等提高,都会进一步增强生育的替代效应,目前的生育水平已经远低于人口维持生育替代水平)、人口性别结构严重失调带来的光棍问题等,都会加强老龄化的趋势

而且,根据著名的经济学、未来学学者赫拉利先生在其著作《人类简史》里面就专门论述过,对于世界而言,随着婴儿存活率的快速上升,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少子化的时代,并且这个时代具备着趋势的不可逆性,甚至一些欧洲国家都在人口负增长。所以说,对于中国而言,少子化未来已经成为难以逃避的现实。所以,简单的放开二胎并不意味着新增人口就会比老龄人口多。

所以,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剧,养老金领取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交养老金的人却没有增加,这样的结果就是,某些地方甚至要动用一部分个人账户的资金注意,个人账户是完全积累的,是储蓄性质的,也就是账户持有人的私人财产,国家帮其保管一下,并没有使用的权利。,当个人账户的资金也都不够的时候,某些地方据说还会动用其他的资金。这样下来,问题就显得很严重了,因为老人在增加,但是新增劳动力却达不到老龄化的速度;换句话说,未来社会供养的劳动力人口要小于供养人口,这样,未来养老金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这也是西方社会面临的一个重大的人口压力。从宏观经济来看,如果按照当前的宏观经济发展水平以及通膨率、物价水平,即使延长到2035年,收支缺口也应该是加剧的。

第二,中国现在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中产阶级不断增加,但是公务员的退休制度,企业职工的退休制度,还有就是城乡居民跟农民的退休制度,退休以后的待遇无论是养老还是医疗相差几十倍,所以这个引发了一个社会公平性的问题。相对发达国家,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健全,中国离发达国家的高福利水平尚存差距,从而让养老金压力加大。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现在是以社保为基础,也就是说社保是为了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养老金支付缺口,由政府出资设立的但是社保基金缺口现在已经是一个共识。截至2016年底,社保基金会管理的资产总额20427.55亿元,也就是2万多亿!从国家的人口研究所、中国银行、德意志银行和社科院四个权威机构前几年发布的研究数据表明,未来20年到30年的缺口是几万亿到几十万亿。所以,社保也不能救养老金!

对此,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万峰曾经表示,中国现在社会保障制度已经越来越多的暴露出或者反应出深层次历史积累的问题了,所以,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的。

那么,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又如何实现这个改革呢?

改革从国际上看无非两种,一种像欧洲这种全部由政府承担下来,就是这种高福利社会,另外一种就像美国这种政府只承担很少一部分,但是由市场化商业化解决的,也就是商业保险公司解决的模式。

截至2012年底,我国商业养老保险总资产2078亿美元,占GDP比重仅为2.52%。而同期美国养老保险资产16.85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108%。商业养老保险之弱势可见一斑。与捉襟见肘的商业养老保险资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居民储蓄面广量大。美国储蓄存款占GDP比重不足5%,我国却高达近80%,长期以来的个人“积蓄养老”仍为主流。养老保险基金缺口放大,居民个人积蓄却在银行长期趴窝。若将我国居民个人储蓄存款、理财资金的5%转化为养老保险资产,就是3.17万亿元;转化10%,是6.34万亿元……经过十几、二十年,就能积累数十万亿养老保险资产,应对老龄化高峰带来的养老金挑战。

于是,我国在2013年的8月份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加快商业保险发展的若干意见,我们保险行业叫做新国十条,里面第一条、第二条讲到了,商业保险公司要在社会保障体系发挥重要支柱。这一句话已经指明了我国社会保障改革的方向,今后就是要逐步由现在的政府承担的养老医疗护理等等一系列的社会保障,逐步转化为商业保险公司来承担,这是一个巨大的改革;当然,这个巨大改革一定会给商业保险公司带来巨大的红利,也就是说将来保险公司的市场不是几万亿,而是几十万亿。

实现这个改革政府的层面来讲,第一就是制度提供一个制度保障,现在已经提出社会保障体系承担重要支柱的作用地位,这个还要进一步完善他的制度,通过制度确定保障。如说商业保险我们像美国那样,你的保险费应该怎么样交,医疗赔偿金额最低多少,退休以后的领取等等一系列的应该说虽然说商业保险办但是应该有一个国家治理保障。比如,加拿大,立法强制雇主和雇员参加企业年金计划,雇主和雇员各按工资5%缴纳保险费,居民还可按收入的18%购买养老保险,雇主和雇员缴费、个人购买养老保险均实行递延税收政策。此外,一些国家、地区对养老保险基金管理均有法律规定,防止被挤占、挪用及管理不当出现亏空风险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养老保险参与者退出约束机制,即参与者不到法定领取年龄而退出,要补交以往的税收优惠,保证养老保险体系的稳定性。

第二,国家层面提供的就是政策。这个政策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税收优惠政策,这个里面税收优惠政策主要体现在地缘税政策,养老基金的相应减免政策,国际上面来看美国1973年地缘税政策推动了保险20年的发展,韩国1993年实行的,也是20多年以后的高速发展。所以政策到位一定会促进社会保障的改革。另外就是政策上的支持,比如说像保险公司,养老保险公司或者养老保险产品基金定向的发一些高息的债券,支持高回报获得稳健安全较高的受益,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

当然,这里面还牵扯到保险公司改革创新问题,就是现在保险公司都是企业化的改革跟管理,但是未来如果承担这么重大的一个重任,可能不是一个公司的管理,可能就是一个社会的管理,你想一想几亿人都是由保险公司承担养老医疗的报销服务、养老金的支付,保险公司必须改革。同时服务创新,现在保险公司都是为客户提供服务,将来改革完成了,这个成果出现之后不是对客户了,是对公共服务,提供社会的公共服务了,就不是一个简单客户了,这个对于保险公司也是一个考验。第三,技术创新,现在是一家一户,我就管我的客户,他就管他的客户行为,将来必须变成一个依据高科技建立一个公共服务平台,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面为整个社会提供养老、医疗、护理等等的一系列服务。所以,保险业将来承接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一定会有一个巨大的改变。

数据显示,中国在2019年就会出现医疗保险缺口,而2030年,也就是13年以后,中国养老金缺口将会达到4.1万亿。而在将来,延迟退休和老年人就业将会成为普遍现象,80岁开出租车会成为常态。针对超老龄社会时代的到来,中国必须提前准备提前预防。

昨天(10月22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党组书记、部长尹蔚民在出席记者招待会时表示,老有所养是所有老年人一个最大的期盼。我国已经形成了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总体方案,顶层设计有了,现在在分步实施。

第一,“要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全民参保计划能够登记到所有未参保人员的具体情况。通过这个计划,动员没有参保的人员参加到养老保险制度里面来。

第二,尽快实现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明年会迈出第一步,先实行基本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能够在不同地区之间均衡养老保险的负担。现在养老保险基金每年大概当期结余有4000多亿元,累计结余是4万多亿元,可支撑16个月的发放,但省与省之间不平衡。所以要尽快实现全国统筹,。

第三,推动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国务院已经作出决定,现在已经有8个省份的养老保险基金部分结余资金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规模有4000多亿元。

第四,划拨国有资产充实社会保障基金,使社会保障基金这个蓄水池能够越来越大。

从人社部公布的信息来看,国家社会制度体系一直在不断完善:过去五年,建立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推进了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解决了过去大家长期关注的双轨制的问题。同时,深化医疗保险制度的改革,特别是在解决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第二,覆盖人群迅速扩大,建立起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安全网:养老保险覆盖超过9亿人,法定人群覆盖率超过90%;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可以说已经实现了全民医保。第三,待遇水平稳步提高: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月平均水平已经超过了2300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水平已经超过120元。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所有的老年人生活都将有保障!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Copyright © 2004 - 2017 yipai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06334号-1